(拉斐兒視角描寫)

前幾天在報紙上看到了小火馬牧場的經濟危機之後,加百列就常常望著某個點而陷入思考。
終於在前天看到他不知道去哪邊拿來了好大一塊原木,然後就搬進他的木工坊。
之後便沒離開過那個房間了,早上送早餐過去的時候還特地繞過去提醒他記得要睡覺。

就在剛剛我送晚餐過去的時候,我發現加百列已經趴睡在一旁的工作台。
手中還握著雕刻的工具,嘴裡還滴滴咕咕著甚麼還要再多刻一筆甚麼的。


完成的成品令人驚艷,那是座小火馬以及烈焰馬的木頭雕像。
我將晚餐的餐盤放在一旁,我把自己批著的斗篷外套蓋在加百列身上。

「好好睡吧。」
 
 
在斐洛特森林中,可以看到一個人影正在灌木叢中移動著。
這天,加百列被牧師拜託到斐洛特森林採取當季果實回去做果醬。
雖然這也不是第一次來到森林中尋找這個果實了,但是苦惱的是今天走了一個早上似乎甚麼都沒有甚麼收獲呢…
加百列看著自己手中的袋子,裡面裝著的果實都還能肉眼數得出數量。大概只夠做出一匙果醬的數量吧。

想到牧師拿手的春天果醬,加百列的腦海中浮現了各式各樣用果醬做出來的糕點。那些是從小吃到大也吃不膩的好味道,對於他來說,是家的味道。
「拉斐兒也會很開心的呢,她最愛吃這個果醬了。」
他搔了搔肩膀上的伊布,(耶兒也很喜歡,我得加油尋找才行啊!)

想到這點,少年加緊腳步努力地尋找著。

好不容易在森林中逛了一整天,才終於收集到了半袋左右的果實,大概可以做一鍋果醬的數量。

在袋中放進最後一顆果實,加百列打算要打道回府的時候,他聽到了吱吱喳喳的吵鬧聲。
循著聲音走過去,加百列看到的是在樹上扭打成一團的──猴子?
耶兒也因為吵鬧聲而醒過來,他好奇地觀察著那團『東西』。

然後他們從右邊的樹頭扭打到左邊的樹下,在從北邊的灌木叢滾到南邊的草地上。

這時他們喘著氣,好不容易停下來。
連要再吼出一個『吱』都會有抖音的狀況。

加百列在一旁看得這場架有點好笑,卻又不好意思笑出來。

在草地上終於分開的三隻小猴子,加百列這才發現原來三隻不同顏色。有綠色的、紅色跟藍色。
他們似乎還想再戰,互相上氣不接下氣地揮動著手,不停地指著對方看起來還是有點生氣。

(不要再讓他們打起來才好。)
少年怕他們再打起來,這時只好走出灌木叢露面。沒想到他這麼一出現,三隻小猴子才突然驚嚇到,臉唰地都白了。
好一番溝通之後才讓他們才冷靜下來,然後經過他們吱吱喳喳的解釋才了解打架的原因。

(果實啊…)
加百列看著自己手中的那一袋果實。
(我想知道原因的話,牧師跟小朋友們應該會原諒我的吧?雖然說難保不會挨拉斐兒的一陣吼。)

想著就把那袋果實全部倒出來放在小猴子們的面前。
「那個,如果不嫌棄的話,請你們帶走吧。」
加百列微笑地接著說:「就別再打架囉!」

小猴子們面面相覷,似乎對於打架一事覺得有點丟臉,他們有點扭扭捏捏的。
最後由綠色的小猴子走上前,他重新撿起加百列倒出來果實。
看到他這麼做,另外兩隻小猴子也跑上前來幫忙。最後,他們都捧著果實要還給加百列。

「你們其實很懂事嘛,」他微笑地拍了拍綠猴子的頭:「果實都給你們吧,不過我希望你可以跟我一起走,好嘛?」
聞言,綠猴子雙手一攤,手中的果實掉落一地。
他握起少年拍著它的手,似乎是開心到流眼淚,臉上帶著鼻涕跟微笑猛點頭。

耶兒也走到一旁,輕輕地舔了他一下。
大概是夥伴認同的感覺吧。

 
 
「唔嗯,不好找呢,那種染布用的果實。」
那是牧師娘的祖傳染布秘方,這種果實只有在斐洛特森林才有而且還要在這個冬末春初的季節,不過數量上卻相當的稀少,通常都長在大樹的嫩芽頂端。
但是她的漿果可以染出很漂亮的橘黃色,正好適合春初的布料顏色。

為了能夠方便摘取高處的東西,今天拉斐兒還特地帶著飄飄球阿飄出遊。


呼~從早上走了一兩個小時,太陽漸漸地爬到天空中央。
拉斐兒邊撥著樹葉前進,邊擦著額頭低落的汗水。
阿飄也很貼心地停在她頭上扇著風。

突然,拉斐兒聞到一股酸甜的水果香。
那股像是猴子在樹洞中釀水果酒的香味,她循著味道前進。走著走著,安靜的森林除了女孩的腳步聲外是一片寧靜。
偶爾才有春天的暖風吹過──拉斐兒不時地會閉起眼睛聆聽。
這時,有個聲音帶著節奏傳近她的耳朵。

『滴答、滴答。』

比雨滴落在葉片上的聲音要再重一點。
越是往聲音的方向走去,那發酵的水果香越是濃厚。
終於在被灌木圍繞的一棵樹上的樹洞發現一大團已經發酵了的水果,基本上已經全爛在一起分不出甚麼是甚麼。
但是當中有著幾串很眼熟的東西,那就是拉斐兒要找的橘黃色果實。
(果然找不到是因為全被拔去釀酒了嘛?春天正好眠,釀甚麼酒啊真是的!)

「到底是誰,不,應該是說到底是哪隻猴子做的?」
拉斐兒滴咕著。

阿飄似乎很喜歡這個味道,在那樹洞旁邊一直徘徊著。
「阿飄走吧,我想果實就在這附近了。」
硬是把阿飄扯著拖走,拉斐兒才想到他們還沒吃午餐呢。

(還是先找個地方歇息一下吧。)

走沒多久就走出灌木叢了,眼前映入的是一便平靜的小湖──應該是如此的。
現在不知道是甚麼東西讓湖面上激起如此大的水花。
拉斐兒放開阿飄的手,指示他飄往湖面,而拖上來的是三種顏色的小落湯猴。

因為吃了太多水而陷入昏迷中,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互相的手還是緊緊抓著對方。

「想必感情一定相當的好。」
拉斐兒小心翼翼地幫她門擦乾,然後稍微幫他們做了點溺水的急救。終於三隻小猴子在吐出水後便一個個清醒過來了。他們在醒來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互相擁抱著哭了起來。

在一陣『吱吱吱』的叫聲中(當然是用了圖鑑翻譯),原來是因為採的樹果不見而吵架,打起來之後不小心還一起滾落湖水中。

「啊!」拉斐兒這才想到那樹洞中的水果酒。
便把他們一起帶過去,看到他們的水果變成酒,小猴子們看起來相當開心,吱吱吱的又鬧成一團了。
(難不成原本就是要採來釀酒的嘛?)
拉斐兒笑了起來。

其中紅通通的小猴子手中握著一小串果實朝著她一蹦一蹦的跑來。
「嗯?是要給我的嘛?」
小猴子點點頭並將捧著小果實串雙手朝著拉斐兒伸去,想要獻給自己的救命恩人。
因為小猴子本身就是紅色的,其實他此時是羞紅了臉。

「看來你跟我很有默契喔,這正是我要找的東西,」女孩蹲下去一把抱起紅色的小猴子,「今天開始你就跟著我吧!!」
懷裡的小東西眼睛像是倒了整灌眼藥水一樣的水汪汪。

「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