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牛皮紙袋,裡面有著一本看起來是手工做的相簿以及夾著兩封筆跡不同的小信封--
給畢瑪博士:

自從跟神奇寶貝們相遇之後,感覺看到的事物變得更多,視野也變得更開闊。從神奇寶貝們身上也學習到不少,與它們一起經歷的各種事情也都相當的令我難忘。
很感謝當初博士給我了這個機會成為訓練家,我相信是個會影響我一生的經歷。
旅途會不會就在此停下還很難說,不過那些夥伴們會一直陪伴著我吧。
加百列

給畢瑪博士:

因為我不太會用文字表達,但是我很珍惜跟神奇寶貝們相處的這些時間與回憶,也很慶幸可以成為訓練家。
隨信附上了我手工做的相簿,我們的回憶希望也能跟博士一起分享。
謝謝您。
拉斐兒

おまけ

給PMP的企劃主跟小精靈們:

這是參與的企劃活動中,我覺得非常用心在經營的一個企劃。一直都有各種讓玩家們驚豔的活動,每個禮拜都還有NPC的小劇場可以看,重點是面對人數破千的玩家各方面也都處理得很好。雖然我不是一直很活躍,但是會盡量參與每個任務,想陪著企劃到最後一天。

因為有這個企劃,一年就這樣愉快地過了。雖然企劃要結束有點感傷,但是因為這個企劃而創作出來的孩子往後也會讓他們在別的世界繼續活躍下去的吧。

再次謝謝企劃主催們跟小精靈們!
泰小莎
 
 
(圖文組/圖:訓練家加百列/文:訓練家拉斐兒
***

進入分岔路已經過約莫半個小時。前方由拉斐兒的沙奈朵-莎娜帶路,邊走邊感知著洞穴裡面是否有其他人。隊伍尾巴則是加百列的艾路雷朵-艾德殿後,他隨時舉著刀葉般的雙手備戰。

加百列邊走就邊在冰牆上用小刀刻上容易辨識的記號,以便回程認路。
「話說這個洞窟到底有多大多深啊、啊---」拉斐兒對於從剛剛開始周圍那一成不變的風景開始有點厭煩了,不由得腳步跨得比較大,就差點要滑倒的瞬間,一隻手從腰間環起撐住她傾斜的身體。
「呼~好險,這邊很滑,要小心腳步啊。」加百列等女孩站穩後鬆手,稍微低下頭看著拉斐兒提醒著。

拉斐兒才發現,像這樣一起站在同樣高度的平地上,青梅竹馬的他已經是需要抬頭才能看到臉的身高了。
「--我說加百列,你是不是又長高了?」
「唔,好像又長了一些吧?你看。」
加百列指了指腳上的中古牛仔長褲,居然已經可以看到底下一小截的襪子。
「真不公平,我的身高已經好幾年沒有改變過了啊!」
拉斐兒蹙起了眉頭,喃喃自語地邊抱怨邊繼續往前走。

「.....我還希望再長高一點呢....」男孩小聲地說。
再高一點的話,那便是正好可以把眼前的女孩塞進懷裡的高度。
『主人,再不跟上拉斐兒小姐他們,就要脫隊了喔。』
艾德似乎讀出他的心思,笑著搭上他的肩膀催促加百列往前走。

隊伍稍微又往洞窟的深處推進。
沙奈朵優雅地抬起手要隊伍停下,像是在聆聽甚麼一樣專注地閉著眼睛。
『前方似乎有甚麼動靜。』莎娜的聲音從腦海中傳來。

***

艾德的刀葉差一點就要劈了下去。

「拜託你們不要傷害它們!!」
小男孩就這樣,擋在雪妖女與冰鬼護的前面想要保護他們。
「它們原本是很乖的神奇寶貝,只是因為太寂寞了才....」

這樣的一番話,讓原本已經備戰的加百列一行人困惑了起來。
收起戰鬥的姿態,透過莎娜跟艾德他們得知了事情的始末。

原本跟同伴們生活在一起的,結果一次附近大雪崩之後只剩下它們兩個。
久而久之,孤單的它們決定偷偷地"邀請"霜碎市的小孩子來一起玩,時間到了便把他們都送回去。
唯獨眼前的這個小男孩....
「我是自願留下來陪它們的,因為一直是那樣孤零零的很可憐啊....」
加百列摸了摸他的頭,「你有顆愛護神奇寶貝的心呢,不過你家人很擔心喔。」
小男孩點頭啜泣著。

『主人,那它們怎麼辦?』艾德靠著牆邊站著問道。
大概是身為格鬥家的關係,還沒有確定對方是敵是友之前似乎沒有絲毫要放鬆警戒的感覺。
「你們,願意跟我們一起走嗎?」拉斐兒突然地伸出手。
加百列也跟著說:「這邊也有很多神奇寶貝,你們可以變成我們的夥伴,大家都可以當朋友的喔。」

冰鬼護跟雪妖女互看了一眼。
『不會再寂寞了嗎?』
那悠悠的聲音迴盪在空曠的洞穴中迴繞著。
莎娜朝著他們微微笑:『一起走吧。』

***

就這樣,一行人從原路繞回要跟九世集合的地方。
「啊!太好了。」看到他們的身影,聲音的主人終於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九世說因為他們那個方向的洞窟短淺,其實沒多久就繞回頭路在這邊等著了。想到他們去了那麼久都還沒回來,他差點就想要打電話增援了呢。

小男孩最後也被平安的送回家。

「對了,」拉斐兒在踏進自己房間門口的時候說:「這周末要不要去逛市集?」
邊說,邊瞄了一眼加百列的褲子。
「也是呢,順便帶這兩個孩子出去逛逛吧。」
他們看像手中新的寶貝球。

想必現在一定睡得很安穩吧。
 
 
「加百列,你看,我拿到了奇怪的邀請函。」
「我也是。」加百列拿起手上發著紅光的卡片晃著。
「這麼說起來,是七夕呢。」
「好像很有趣的樣子。」
「一起去吧!」
血紅林檎
「拉斐兒好厲害,全部都拿到了!」
「加百列你也只差一個水果餐盤組合而已啊。」
暗夜巨人的占卜屋
「啊,抽到捕捉的~喔,運勢不錯呢!」
「我...」(臉紅)
「嗯?」
「別問啦!」(有點氣呼呼的走掉)
圈圈裡的貓叫聲
「沒想到可以圈到這麼多。」
「教會的弟弟妹妹們一定會很開心的!」
「...呵呵,一定會的。」
 「做甚麼笑得這麼奇怪啊。」
「沒甚麼,拉斐兒真的很會替人著想啊,我...很喜歡。」
「---!!!說甚麼啦~」
本來想伸手一把把加百列推開的,結果卻被加百列牽住往前走。
「再去看看別的攤位吧。」
裂開就下地獄欸ㄡㄡ拔那那
「兩位都平手呢!來來,兩種口味自己選一種吧~」

「辣櫻口味意外地好吃!!!」
加百列看著好像發現新大陸的女孩,苦笑地啃起巧克力香蕉。
「我還是吃普通的就好。」
甜味跟辣味的極限
「極限丸子好甜!!!!」加百列咳了起來。
「是嗎?我覺得很夠味啊~」說著,拉斐兒又拿了一盤。
「我們口味上有差這麼多嗎?」
妖狐X僕天狗
「哇,又是吃的。」
「我有點飽了說。」
「那我們別再逛小吃攤了吧,服務台那邊好像可以領許願籤紙喔。」
「那走吧--啊!!!」
「小心!」


碰的一聲,拉斐兒整個人跌趴在地上,右腳膝蓋微微的滲出了一點血,腳踝似乎也有點扭傷。
「抱歉,都是我慌慌張張的......。」
加百列也不吭聲,一把就把拉斐兒抱起來。
「呀!你、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走啦!」女孩滿臉通紅地想推開。
「你就先乖乖地待著,腳不是都扭到了?」
加百列也稍稍地撇過頭,小聲地嚅囁:「其實我也很不好意思啊....」
急救站
快速地領完急救物品,加百列趕緊拿著急救包幫拉斐兒處理傷口。
「我們還是先回家吧?」少年有點擔心地看著。
「不用啦,小擦傷加上小扭傷而已,況且許願紙都還沒綁怎麼能回去呢。」
他拍了拍拉斐兒的頭。
「來,吃顆糖果,別這麼擔心。」
說著就往拉斐兒嘴裡塞了顆薄荷糖。
百鬼夜行街-大會服務台
「拉斐兒寫了些甚麼呢?」
「... 不能說的,說了就不會實現了。」
「也是。」
「那,我們回家吧。」
「嗯。」
 
 
「這樣應該夠了吧?」
少年的聲音從一大捧花的後方傳來。

只見紅髮少女搖了搖頭:「牧師娘給的清單還沒購齊啊。」說完眉頭也皺了一下。

加百列無奈的繼續抱著那一大捧幾乎看不到前方的花束,跟在拉斐兒身後往下一個花攤前進。

回城的途中經過了神奇寶貝中心,好像因為甚麼事情騷動著。

加百列抱著花實在不方便到處走動,就讓拉斐兒獨自去了解一下到底發生甚麼事情了。

一走進神奇寶貝中心,就看到一群警衛圍著一隻不受控制的袋龍,周圍還有著被袋龍破壞過的痕跡。

站在一群人身後有個粉色頭髮的男人走近向拉斐兒打招呼。

咎伊:「啊,你也是來幫忙的嘛?」
他的表情顯得很擔心。

了解完情況之後,拉斐兒似乎想到甚麼陷入沉思。

(父母弄丟了小孩,如此著急…)
(…那我的父母呢?)

拉斐兒想起在12歲那年,牧師娘因為抵不過她的追問只好把拉斐兒為何會成為孤兒的真相告訴她。

「那是一對夫婦,不,與其說是夫婦,倒不如說是一男一女還來得比較恰當。女人雖然抱著你,但是我記得她一直都面無表情,甚至沒有看過懷中的你一眼。男人卻是相當擔心的眼神,幾乎是每隔一分鐘就看向還是嬰兒的你一眼。

教會本來就是會看到形形色色的人,我跟牧師再禮拜的進行中也沒有特別注意。

但是在禮拜過後,我們發現某個長椅上有個白白的小布包,在走近一點才認出就是那女人懷中的嬰兒──也就是妳。」


拉斐兒還記得牧師娘說完,還摸了摸她的頭,說她是個堅強的孩子。

似乎以為拉斐兒聽完真相會大哭一場,結果並沒有。

其實,當下的拉斐兒心裡沒有甚麼難過的感覺。

因為她覺得現在的生活很開心,也很幸福,實在沒有必要為了丟棄她的人而流眼淚。

拉斐兒抽回思緒:「不管如何,我也先幫忙去後山搜索一下吧。」
說著就把拉魯拉絲叫了出來。
「加百列不在,就拜託你了莎娜。」
小東西點了點頭,就很快地往後山走去。

不需要花太多的力氣,莎娜很快地發現躲在樹蔭下抽泣著的小袋龍。

拉斐兒拿了手帕幫小袋龍把眼淚擦乾,正準備想帶著一起回研究中心的時候,小袋龍像是在猶豫著想講甚麼,欲言又止地繞手指。

「小袋龍似乎想要採一點花回去送給媽媽。」
莎娜轉達了小袋龍的心思給拉斐兒。
少女點了點頭,抱起小袋龍就往有花的地方走去。

那是一片開滿著五顏六色花朵的地方,小袋龍開心地奔進花叢中選著色彩豔麗的花,把他們一朵朵地拼湊成一個漂亮的花束。

直到小袋龍覺得花束完成了,她們便一起回到了神奇寶貝中心。

***

事件過後,袋龍媽媽看到自己的小孩回來也終於冷靜下來,小袋龍也如願地把花束送給媽媽。

走之前,咎伊還塞了一隻好運蛋要她好好照顧。

加百列遠遠的就看到拉斐兒,她走向少年的時候,便看著他手的那一大捧花。
「不是…很好看呢。」
「嗯?你剛剛說了甚麼?」
拉斐兒只是搖搖頭。

拉斐兒覺得,小袋龍送給媽媽的那個花束是她這輩子看過最漂亮的花束了。
「走吧,該回家了。」

加百列也未曾發現,拉斐兒的另一隻手在背後也藏了一小束野花。
 
 
(拉斐兒視角描寫)

前幾天在報紙上看到了小火馬牧場的經濟危機之後,加百列就常常望著某個點而陷入思考。
終於在前天看到他不知道去哪邊拿來了好大一塊原木,然後就搬進他的木工坊。
之後便沒離開過那個房間了,早上送早餐過去的時候還特地繞過去提醒他記得要睡覺。

就在剛剛我送晚餐過去的時候,我發現加百列已經趴睡在一旁的工作台。
手中還握著雕刻的工具,嘴裡還滴滴咕咕著甚麼還要再多刻一筆甚麼的。


完成的成品令人驚艷,那是座小火馬以及烈焰馬的木頭雕像。
我將晚餐的餐盤放在一旁,我把自己批著的斗篷外套蓋在加百列身上。

「好好睡吧。」
 
 
在斐洛特森林中,可以看到一個人影正在灌木叢中移動著。
這天,加百列被牧師拜託到斐洛特森林採取當季果實回去做果醬。
雖然這也不是第一次來到森林中尋找這個果實了,但是苦惱的是今天走了一個早上似乎甚麼都沒有甚麼收獲呢…
加百列看著自己手中的袋子,裡面裝著的果實都還能肉眼數得出數量。大概只夠做出一匙果醬的數量吧。

想到牧師拿手的春天果醬,加百列的腦海中浮現了各式各樣用果醬做出來的糕點。那些是從小吃到大也吃不膩的好味道,對於他來說,是家的味道。
「拉斐兒也會很開心的呢,她最愛吃這個果醬了。」
他搔了搔肩膀上的伊布,(耶兒也很喜歡,我得加油尋找才行啊!)

想到這點,少年加緊腳步努力地尋找著。

好不容易在森林中逛了一整天,才終於收集到了半袋左右的果實,大概可以做一鍋果醬的數量。

在袋中放進最後一顆果實,加百列打算要打道回府的時候,他聽到了吱吱喳喳的吵鬧聲。
循著聲音走過去,加百列看到的是在樹上扭打成一團的──猴子?
耶兒也因為吵鬧聲而醒過來,他好奇地觀察著那團『東西』。

然後他們從右邊的樹頭扭打到左邊的樹下,在從北邊的灌木叢滾到南邊的草地上。

這時他們喘著氣,好不容易停下來。
連要再吼出一個『吱』都會有抖音的狀況。

加百列在一旁看得這場架有點好笑,卻又不好意思笑出來。

在草地上終於分開的三隻小猴子,加百列這才發現原來三隻不同顏色。有綠色的、紅色跟藍色。
他們似乎還想再戰,互相上氣不接下氣地揮動著手,不停地指著對方看起來還是有點生氣。

(不要再讓他們打起來才好。)
少年怕他們再打起來,這時只好走出灌木叢露面。沒想到他這麼一出現,三隻小猴子才突然驚嚇到,臉唰地都白了。
好一番溝通之後才讓他們才冷靜下來,然後經過他們吱吱喳喳的解釋才了解打架的原因。

(果實啊…)
加百列看著自己手中的那一袋果實。
(我想知道原因的話,牧師跟小朋友們應該會原諒我的吧?雖然說難保不會挨拉斐兒的一陣吼。)

想著就把那袋果實全部倒出來放在小猴子們的面前。
「那個,如果不嫌棄的話,請你們帶走吧。」
加百列微笑地接著說:「就別再打架囉!」

小猴子們面面相覷,似乎對於打架一事覺得有點丟臉,他們有點扭扭捏捏的。
最後由綠色的小猴子走上前,他重新撿起加百列倒出來果實。
看到他這麼做,另外兩隻小猴子也跑上前來幫忙。最後,他們都捧著果實要還給加百列。

「你們其實很懂事嘛,」他微笑地拍了拍綠猴子的頭:「果實都給你們吧,不過我希望你可以跟我一起走,好嘛?」
聞言,綠猴子雙手一攤,手中的果實掉落一地。
他握起少年拍著它的手,似乎是開心到流眼淚,臉上帶著鼻涕跟微笑猛點頭。

耶兒也走到一旁,輕輕地舔了他一下。
大概是夥伴認同的感覺吧。

 
 
「唔嗯,不好找呢,那種染布用的果實。」
那是牧師娘的祖傳染布秘方,這種果實只有在斐洛特森林才有而且還要在這個冬末春初的季節,不過數量上卻相當的稀少,通常都長在大樹的嫩芽頂端。
但是她的漿果可以染出很漂亮的橘黃色,正好適合春初的布料顏色。

為了能夠方便摘取高處的東西,今天拉斐兒還特地帶著飄飄球阿飄出遊。


呼~從早上走了一兩個小時,太陽漸漸地爬到天空中央。
拉斐兒邊撥著樹葉前進,邊擦著額頭低落的汗水。
阿飄也很貼心地停在她頭上扇著風。

突然,拉斐兒聞到一股酸甜的水果香。
那股像是猴子在樹洞中釀水果酒的香味,她循著味道前進。走著走著,安靜的森林除了女孩的腳步聲外是一片寧靜。
偶爾才有春天的暖風吹過──拉斐兒不時地會閉起眼睛聆聽。
這時,有個聲音帶著節奏傳近她的耳朵。

『滴答、滴答。』

比雨滴落在葉片上的聲音要再重一點。
越是往聲音的方向走去,那發酵的水果香越是濃厚。
終於在被灌木圍繞的一棵樹上的樹洞發現一大團已經發酵了的水果,基本上已經全爛在一起分不出甚麼是甚麼。
但是當中有著幾串很眼熟的東西,那就是拉斐兒要找的橘黃色果實。
(果然找不到是因為全被拔去釀酒了嘛?春天正好眠,釀甚麼酒啊真是的!)

「到底是誰,不,應該是說到底是哪隻猴子做的?」
拉斐兒滴咕著。

阿飄似乎很喜歡這個味道,在那樹洞旁邊一直徘徊著。
「阿飄走吧,我想果實就在這附近了。」
硬是把阿飄扯著拖走,拉斐兒才想到他們還沒吃午餐呢。

(還是先找個地方歇息一下吧。)

走沒多久就走出灌木叢了,眼前映入的是一便平靜的小湖──應該是如此的。
現在不知道是甚麼東西讓湖面上激起如此大的水花。
拉斐兒放開阿飄的手,指示他飄往湖面,而拖上來的是三種顏色的小落湯猴。

因為吃了太多水而陷入昏迷中,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互相的手還是緊緊抓著對方。

「想必感情一定相當的好。」
拉斐兒小心翼翼地幫她門擦乾,然後稍微幫他們做了點溺水的急救。終於三隻小猴子在吐出水後便一個個清醒過來了。他們在醒來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互相擁抱著哭了起來。

在一陣『吱吱吱』的叫聲中(當然是用了圖鑑翻譯),原來是因為採的樹果不見而吵架,打起來之後不小心還一起滾落湖水中。

「啊!」拉斐兒這才想到那樹洞中的水果酒。
便把他們一起帶過去,看到他們的水果變成酒,小猴子們看起來相當開心,吱吱吱的又鬧成一團了。
(難不成原本就是要採來釀酒的嘛?)
拉斐兒笑了起來。

其中紅通通的小猴子手中握著一小串果實朝著她一蹦一蹦的跑來。
「嗯?是要給我的嘛?」
小猴子點點頭並將捧著小果實串雙手朝著拉斐兒伸去,想要獻給自己的救命恩人。
因為小猴子本身就是紅色的,其實他此時是羞紅了臉。

「看來你跟我很有默契喔,這正是我要找的東西,」女孩蹲下去一把抱起紅色的小猴子,「今天開始你就跟著我吧!!」
懷裡的小東西眼睛像是倒了整灌眼藥水一樣的水汪汪。

「吱!!」

 
 
(圖文組/圖文:訓練家加百列/文:訓練家拉斐兒
【拉斐兒】

這裡是黑鑽市的市郊。

女孩低著頭跟懷裡虛弱的拉魯拉絲對看了一眼之後嘆氣。
--這下可該怎麼辦呢?
靜靜地跟隨在身旁的芽吹鹿背上還載著一個人,金色柔順的捲髮就隨著牠的步伐晃動著,那是拉斐兒的青梅竹馬。

背上的人時不時地發出呻吟。

事情追朔到他們接到來自黑鑽市的九世所發出來的通知之後,便匆匆忙忙的趕到。
才剛進城市,加百列馬上受到沙奈朵的影響而昏睡過去,拉斐兒則是靠著加百列的拉魯拉絲逃過一劫。
「得先想辦法找出那些食夢夢才行了。」
拉魯拉絲彷彿是回應拉斐兒的自言自語一樣,它點點頭,小小的手指著某個方向。

很快的他們找到了成群的食夢夢,它們開心地吃著所有黑鑽市人們的夢境,有的甚至吃得太飽躺在旁邊動彈不得,眼尖的拉斐兒發現了被擠在角落爭不到夢境吃的兩隻食夢夢。
突然想到甚麼,拉斐兒從包包中拿出了一個神奇寶貝球。

而從裡面跑出來的是一個不固定的形體,漸漸地原本波浪狀的外型重塑成另一個,那是一隻食夢夢。就算是變成了別的神奇寶貝,拉斐兒的百變怪還是相當的愛撒嬌,還不忘拉拉主人的手討獎勵。
不一會兒,百變怪便引誘了那兩隻食夢夢過來。
像是發現大餐一樣,它們很快地就巴在加百列的身邊開始吸食夢境,一邊吸就邊吐出黑色的煙霧,加百列的表情變得相當痛苦。

她伸手替加百列擦掉臉頰上滴落的冷汗,微微顫抖的加百列正作著惡夢。
「看起來不太妙。」
女孩握起加百列的手,唱起了一段旋律。

記得那是小時候有一次拉斐兒重感冒,每天都作噩夢睡不好,加百列就會到床邊握著她的手唱這首歌哄她入睡。
似乎是對旋律所反應,加百列的手抽動了一下,體溫似乎也漸漸回溫。
同時也注意到食夢夢吐出來的煙開始漸漸變白,最後變成粉紅色。

這是一個好的徵兆,至少代表加百列脫離了惡夢。

「拉魯拉絲,就差一點點了,跟我一起把這傢伙給叫醒!」
拉魯拉絲那小小的腦袋瓜用力地點了點,努力的把拉斐兒的聲音同步傳給加百列。

【加百列】

這裡是--?

加百列醒來發現自己在一大片灰色平原的正中央,走了好一會兒景色完全沒有變。
習慣性地要喚出拉魯拉絲,但是突然才想起來此時此刻的拉魯拉絲應該在拉斐兒身邊。

寬廣的空間中夾雜著強風吹過的呼嘯聲,聽起來就像是尖叫的女人一樣,令人感覺非常的不舒服。加百列難得的皺起眉頭,雙手壓著耳朵但是卻阻止不了那些聲音傳進耳朵裡。
難受的讓他不得不跪坐下去,尖叫聲似乎一次又一次地勾起內心最深處的一些片段。
無邊際的平原像巨大的螢幕播放著皮影戲一樣。

『聽說那是被丟在教會前的小孩,哎呀,甚麼奇怪顏色的頭髮跟眼睛...』
『咿--你不要過來!我們不想跟你一起玩!』
『被父母丟棄的,好可憐。』
『---』


「--別再說了!」



加百列一吼,無數的黑影從腳底下竄出,他們無限地擴張像是要把整個平原填滿。

啊,突然覺得有點冷。

有這個念頭的時候,加百列正漸漸地陷入那一片黑,像流沙要緩慢地吞噬掉他的獵物一樣。


這個時候,他聽到了熟悉的歌聲。
很微弱,但是卻很溫暖。

【拉斐兒】

加百列好不容易醒過來之後,其實不太記得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連作的甚麼夢都忘了。
不過他依稀記得他聽到了甚麼熟悉的旋律。

在他們把吃飽飽動彈不得的食夢夢們帶去神奇寶貝中心之後,發現起因是沙奈朵的暴走,而那隻狂暴的沙奈朵原本在加百列的夢境中搗亂,而在聽到了透過拉魯拉絲傳進加百列夢境中的歌聲之後便平靜下來,爾後悄然離去。
黑鑽市的居民們也都紛紛的醒過來,包括館主尼蒂亞以及黑鑽市的咎伊。
離開神奇寶貝中心的他們手中多出來的兩顆神奇寶貝球,據拉斐兒說那是幫她把夢境吸掉的食夢夢,九世表示食夢夢氾濫成災,還特地拜託他們把兩隻帶走,少一個算一個啊。

回家的路上,由芽吹鹿載著拉斐兒,加百列則是在旁邊跟著走,肩膀上趴著正在休息的拉魯拉絲。
「是說,妳真的不打算告訴我你是怎麼把我叫醒的嘛?」加百列苦笑著抬頭看向仍然有點氣呼呼的拉斐兒說。

記憶從看到了沙奈朵之後就是空白,接下來就是被拉斐兒用圍巾扯著醒來的畫面。
拉斐兒忿忿地撇過頭不看加百列,好像有點臉紅。
「不知道啦!」
吼完便把頭塞進芽吹鹿的白色厚毛中。
她害羞的時候會變得特別暴躁,身為青梅竹馬當然知道這一點,加百列也不打算繼續追問下去。

「今天的月亮也很圓呢。」
拉斐兒頭也不抬,含糊地嗯了一聲。
 
 
性轉藥水以及反性格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