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百列,你看,我拿到了奇怪的邀請函。」
「我也是。」加百列拿起手上發著紅光的卡片晃著。
「這麼說起來,是七夕呢。」
「好像很有趣的樣子。」
「一起去吧!」
血紅林檎
「拉斐兒好厲害,全部都拿到了!」
「加百列你也只差一個水果餐盤組合而已啊。」
暗夜巨人的占卜屋
「啊,抽到捕捉的~喔,運勢不錯呢!」
「我...」(臉紅)
「嗯?」
「別問啦!」(有點氣呼呼的走掉)
圈圈裡的貓叫聲
「沒想到可以圈到這麼多。」
「教會的弟弟妹妹們一定會很開心的!」
「...呵呵,一定會的。」
 「做甚麼笑得這麼奇怪啊。」
「沒甚麼,拉斐兒真的很會替人著想啊,我...很喜歡。」
「---!!!說甚麼啦~」
本來想伸手一把把加百列推開的,結果卻被加百列牽住往前走。
「再去看看別的攤位吧。」
裂開就下地獄欸ㄡㄡ拔那那
「兩位都平手呢!來來,兩種口味自己選一種吧~」

「辣櫻口味意外地好吃!!!」
加百列看著好像發現新大陸的女孩,苦笑地啃起巧克力香蕉。
「我還是吃普通的就好。」
甜味跟辣味的極限
「極限丸子好甜!!!!」加百列咳了起來。
「是嗎?我覺得很夠味啊~」說著,拉斐兒又拿了一盤。
「我們口味上有差這麼多嗎?」
妖狐X僕天狗
「哇,又是吃的。」
「我有點飽了說。」
「那我們別再逛小吃攤了吧,服務台那邊好像可以領許願籤紙喔。」
「那走吧--啊!!!」
「小心!」


碰的一聲,拉斐兒整個人跌趴在地上,右腳膝蓋微微的滲出了一點血,腳踝似乎也有點扭傷。
「抱歉,都是我慌慌張張的......。」
加百列也不吭聲,一把就把拉斐兒抱起來。
「呀!你、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走啦!」女孩滿臉通紅地想推開。
「你就先乖乖地待著,腳不是都扭到了?」
加百列也稍稍地撇過頭,小聲地嚅囁:「其實我也很不好意思啊....」
急救站
快速地領完急救物品,加百列趕緊拿著急救包幫拉斐兒處理傷口。
「我們還是先回家吧?」少年有點擔心地看著。
「不用啦,小擦傷加上小扭傷而已,況且許願紙都還沒綁怎麼能回去呢。」
他拍了拍拉斐兒的頭。
「來,吃顆糖果,別這麼擔心。」
說著就往拉斐兒嘴裡塞了顆薄荷糖。
百鬼夜行街-大會服務台
「拉斐兒寫了些甚麼呢?」
「... 不能說的,說了就不會實現了。」
「也是。」
「那,我們回家吧。」
「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