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組/圖文:訓練家加百列/文:訓練家拉斐兒
【拉斐兒】

這裡是黑鑽市的市郊。

女孩低著頭跟懷裡虛弱的拉魯拉絲對看了一眼之後嘆氣。
--這下可該怎麼辦呢?
靜靜地跟隨在身旁的芽吹鹿背上還載著一個人,金色柔順的捲髮就隨著牠的步伐晃動著,那是拉斐兒的青梅竹馬。

背上的人時不時地發出呻吟。

事情追朔到他們接到來自黑鑽市的九世所發出來的通知之後,便匆匆忙忙的趕到。
才剛進城市,加百列馬上受到沙奈朵的影響而昏睡過去,拉斐兒則是靠著加百列的拉魯拉絲逃過一劫。
「得先想辦法找出那些食夢夢才行了。」
拉魯拉絲彷彿是回應拉斐兒的自言自語一樣,它點點頭,小小的手指著某個方向。

很快的他們找到了成群的食夢夢,它們開心地吃著所有黑鑽市人們的夢境,有的甚至吃得太飽躺在旁邊動彈不得,眼尖的拉斐兒發現了被擠在角落爭不到夢境吃的兩隻食夢夢。
突然想到甚麼,拉斐兒從包包中拿出了一個神奇寶貝球。

而從裡面跑出來的是一個不固定的形體,漸漸地原本波浪狀的外型重塑成另一個,那是一隻食夢夢。就算是變成了別的神奇寶貝,拉斐兒的百變怪還是相當的愛撒嬌,還不忘拉拉主人的手討獎勵。
不一會兒,百變怪便引誘了那兩隻食夢夢過來。
像是發現大餐一樣,它們很快地就巴在加百列的身邊開始吸食夢境,一邊吸就邊吐出黑色的煙霧,加百列的表情變得相當痛苦。

她伸手替加百列擦掉臉頰上滴落的冷汗,微微顫抖的加百列正作著惡夢。
「看起來不太妙。」
女孩握起加百列的手,唱起了一段旋律。

記得那是小時候有一次拉斐兒重感冒,每天都作噩夢睡不好,加百列就會到床邊握著她的手唱這首歌哄她入睡。
似乎是對旋律所反應,加百列的手抽動了一下,體溫似乎也漸漸回溫。
同時也注意到食夢夢吐出來的煙開始漸漸變白,最後變成粉紅色。

這是一個好的徵兆,至少代表加百列脫離了惡夢。

「拉魯拉絲,就差一點點了,跟我一起把這傢伙給叫醒!」
拉魯拉絲那小小的腦袋瓜用力地點了點,努力的把拉斐兒的聲音同步傳給加百列。

【加百列】

這裡是--?

加百列醒來發現自己在一大片灰色平原的正中央,走了好一會兒景色完全沒有變。
習慣性地要喚出拉魯拉絲,但是突然才想起來此時此刻的拉魯拉絲應該在拉斐兒身邊。

寬廣的空間中夾雜著強風吹過的呼嘯聲,聽起來就像是尖叫的女人一樣,令人感覺非常的不舒服。加百列難得的皺起眉頭,雙手壓著耳朵但是卻阻止不了那些聲音傳進耳朵裡。
難受的讓他不得不跪坐下去,尖叫聲似乎一次又一次地勾起內心最深處的一些片段。
無邊際的平原像巨大的螢幕播放著皮影戲一樣。

『聽說那是被丟在教會前的小孩,哎呀,甚麼奇怪顏色的頭髮跟眼睛...』
『咿--你不要過來!我們不想跟你一起玩!』
『被父母丟棄的,好可憐。』
『---』


「--別再說了!」



加百列一吼,無數的黑影從腳底下竄出,他們無限地擴張像是要把整個平原填滿。

啊,突然覺得有點冷。

有這個念頭的時候,加百列正漸漸地陷入那一片黑,像流沙要緩慢地吞噬掉他的獵物一樣。


這個時候,他聽到了熟悉的歌聲。
很微弱,但是卻很溫暖。

【拉斐兒】

加百列好不容易醒過來之後,其實不太記得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連作的甚麼夢都忘了。
不過他依稀記得他聽到了甚麼熟悉的旋律。

在他們把吃飽飽動彈不得的食夢夢們帶去神奇寶貝中心之後,發現起因是沙奈朵的暴走,而那隻狂暴的沙奈朵原本在加百列的夢境中搗亂,而在聽到了透過拉魯拉絲傳進加百列夢境中的歌聲之後便平靜下來,爾後悄然離去。
黑鑽市的居民們也都紛紛的醒過來,包括館主尼蒂亞以及黑鑽市的咎伊。
離開神奇寶貝中心的他們手中多出來的兩顆神奇寶貝球,據拉斐兒說那是幫她把夢境吸掉的食夢夢,九世表示食夢夢氾濫成災,還特地拜託他們把兩隻帶走,少一個算一個啊。

回家的路上,由芽吹鹿載著拉斐兒,加百列則是在旁邊跟著走,肩膀上趴著正在休息的拉魯拉絲。
「是說,妳真的不打算告訴我你是怎麼把我叫醒的嘛?」加百列苦笑著抬頭看向仍然有點氣呼呼的拉斐兒說。

記憶從看到了沙奈朵之後就是空白,接下來就是被拉斐兒用圍巾扯著醒來的畫面。
拉斐兒忿忿地撇過頭不看加百列,好像有點臉紅。
「不知道啦!」
吼完便把頭塞進芽吹鹿的白色厚毛中。
她害羞的時候會變得特別暴躁,身為青梅竹馬當然知道這一點,加百列也不打算繼續追問下去。

「今天的月亮也很圓呢。」
拉斐兒頭也不抬,含糊地嗯了一聲。
 





Leave a Reply.